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风月大陆 第四章 暗魂破空

风月大陆 第四章 暗魂破空

时间:2018-07-11 心神电转,冰血鬼族的男人脑海之中转过了无数的念头,但是每一个想法刚刚升起,便被他马上否决掉了,毕竟「柔情缚身,黯然化骨」是极为难以对付的一门奇术,当初创立的时候,就是为了对付神族的绝顶高手,因此,期间的凶险绝非常人所能够想像的。   叶天龙的脸色渐渐转变,先是变得通红,接着苍白,然后发青,每一次的转变,都代表着他渐渐落入下风。   旁边的女神战士在制住月舞宫主之后,早已冲到了叶天龙的附近,但是跃跃欲试的她们比起冰血鬼族的男人,更加了解「柔情缚身,黯然化骨」的厉害,虽然说这一门可怕的奇术对于她们来说是没有效果的,但是她们曾经听说过,也亲眼看到过神族的不少着名高手就是丧生在「柔情缚身,黯然化骨」之下。   「以血引路,愿以吾魂开门,不死之怨念召来,含冤之鬼魄出来……」   转过万千的念头,冰血鬼族的男人神色一厉,猛的深深吸了一口气,原本就缺乏血色的脸庞更加苍白可怕,他一边轻轻的念动咒语,一边飞身掠到场边的护卫士兵身边,扬手便抓起两个,双臂轻振,两个可怜的士兵全身经脉立时寸断,每一寸肌肤迸裂,鲜血飞溅,成为可怕的血人。   凄厉的喊叫,就像是地狱的厉鬼现身于人间,大厅之中阴风阵阵。   一声厉喝,鲁图先抛出了手中的两个血人,两团翻滚不休的血光以两道诡异无比的路线飞向了正在全力施术攻击叶天龙的香玫。   看到如此可怕的场面,所有的护卫士兵无不发出惊惧之极的惨叫,冰血鬼族男人的可怕和无情终于让他们亲眼见到,亲身体会到。老实说,看到如此的场面,胆子小的人,甚至连走路都感到双腿发软。   鲁图先根本不在乎别人怎么看,对于他来说,任何人的生命都比不上他所决定效忠的主君,即便是要献上他自己的生命,也绝不吝惜。   一决定动手,就没有再犹豫和思考的机会,也没有丝毫的停顿时间。   冰血鬼族男人的双手不停的抓起场边的护卫士兵,每一个到了他的手中,全都变成了可怕的血人。   要破「柔情缚身,黯然化骨」这一门奇术,就必须反其道而行之,採用冤魂怨念以及血煞来冲击施术者的心神。因为建立在绝世媚术之上的奇术「柔情缚身,黯然化骨」,最大的忌讳就是人心之中的怨念。   虽然说从来没有一个人破解过「柔情缚身,黯然化骨」这一门奇术,但冰血鬼族的男人毕竟也是曾经深入的研究过对策,更重要的是,他也听说过一些关于这一门奇术的优劣之处。   无辜的护卫士兵,被鲁图先这样当作肉体武器,自然心中的冤屈和怨念就最为炽烈。这些人的怨念在鲁图先的法术之下结合在一起,那种无处发洩游走的冤魂之气是极为可怕的,更重要的是,鲁图先还加上了自己的血来引路,用自己的心神来控制引导。   其实这样的作法,对于鲁图先来说,也是非常凶险的。毕竟他也是在用自己的全部心神和精力来施展骇世的法术,他的精气神已经全部落在他所引导和控制的冤魂血煞。   丝毫的差错,就会导致冤魂血煞的反噬,让他自己也坠入万劫不复的境地之中。   血光在香玫的身边不断的爆裂,血肉飞溅,整个大厅都瀰漫着一股极为可怕的血腥味道。果然如鲁图先所料的,他的攻击没有引起整个力场的爆炸,而且香玫脸上的神情也渐渐变得有些怪异。   虽然身处在如此可怕的场合之中,但是剩下的那些个护卫士兵也不敢逃走,他们只有战战兢兢的站在原地,祈祷着鲁图先下一个不要抓到自己。   光影一幻,暗黑一族的少女出现在场中,在她的身边,是女神战士的首领,两个人均是脸色阴沉,披挂整齐,听到前面的异变,她们也终于赶来了。   看到冰血鬼族的男人在施展冰血鬼族最为可怕的绝技「血煞破魂」,深知其中凶险的玉珠银牙一咬,转首对身边的辛西雅说道:「辛西雅大姐,麻烦你们在一旁替我护法,接下来的事情只有全部拜託你们了。」   「你要做什么?」辛西雅不解的望着玉珠,「柔情缚身,黯然销魂,这种上古奇术据说还没有一个人破解成功过,你千万不要太过冒险了。」   「我知道,但总要试试看吧!」玉珠十分凝重的说道:「鲁图先的血煞破魂术可以沖缓柔情缚身,黯然销魂的威力,那么我就用九煞幻形,暗魂破空来硬捍。」   「九煞幻形,暗魂破空!」   辛西雅芳心猛的一震,一双明眸也顿时焕发出一阵异彩。因为她知道,玉珠所说的「九煞幻形,暗魂破空」,也是上古的奇术,甚至可以这样说,它就是暗黑一系的终极武技,从百族大战后,就再也没有出现在大陆上。   「你居然会这种奇术?」   「是的,我刚刚领悟不久。」   玉珠轻轻歎息了一声,望着场中的叶天龙和香玫。虽然这段时间,她的武技在逐步提高,但是施展暗黑一系的终极武技「九煞幻形,暗魂破空」,她还是没有完全的把握将其施展出来,但是现在这样的情形,也只有进行一次赌博了。   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玉珠拔出了身边的长剑,左手捏诀,右手举剑,樱口中吐出了一连串绵绵的声浪,令人闻之顿感神智迷乱,脑门震撼。   辛西雅手中的飞电标枪向上一举,女神战士们会意的四下一散,各按方位站定。   手中高高上举的长剑一拂,玉珠的双脚踏出奇幻玄妙的步伐,以一种令人难以置信的速度绕着叶天龙和香玫两个人一周,而在旁人的眼中,就像是一下子场中出现了无数个玉珠,将叶天龙和香玫团团围住一般。   可怕的阴风寒涛乍起,灯火摇摇,就连玉珠那原本清丽秀美的玉颜上的脸色也突然变得阴森可怖。   蓦地,玉珠的全身涌起一阵淡淡的黑烟,随风飘旋中,她的身形逐渐隐没。   此刻的场面,已经显得十分诡异。   叶天龙和香玫两个人的身形已经完全被玉珠幻化出来的黑烟笼罩,而站在旁边的鲁图先却依然将手中的血人投入其间。   云烟翻腾之中,血煞的厉叫让人心悸,阴风发出的旋舞异响更是像金属在快速摩擦一般,令人齿酸。偏生在如此的可怕声浪之中,玉珠口中发出的迷魂乱智之音依旧十分清晰的传出来。   一圈,两圈,三圈……   等到第九圈的时候,玉珠的声音一变,只听到她一声低喝,手中的长剑蓦的爆出了黑色火焰,就像是一条浑身翻腾着黑色火焰的狂龙,脱离了她的右手,扑向香玫。   与此同时,玉珠突然双手向上伸张,像是向上天求告。她的脸色也是可怕的灰中泛青,秀气完美的五官猛的扭曲变形,檀口张,明眸突,状极为可怖。   更让人难以置信的是,玉珠的身形似乎正在以一种不徐不疾的速度,慢慢向下方隐没、溶化、消失。   黑烟越来越浓,好似墨汁一般,甚至粘稠如有形质的实物,就连鲁图先抛出的血人都在它的範围之外被无形之力挡住,并逐渐消化。   场中的阴风更厉,灯火摇摇,黑气在两丈範围之内迴旋,光度渐暗,空间里,充满了妖异诡谲的气息。   黑烟翻腾,缩涨,即便是实力再不够的人,也看出了黑烟之中所笼罩困住的强大力量一旦爆发出来的话,那将是令人无法想像的。   辛西雅等女神战士提起了十万分的精神,因为她们知道接下来,可怕的暗魂就要破空而出,如果她们不能抵挡的话,就会被强大的暗魂吞噬。   所谓的「暗魂破空」,其实就是暗黑一族利用他们特有的体质,以及他们和暗黑魔神之间的契约,以他们的神魂引路,将暗黑魔神强大的战魂从异空间召唤过来,从而大幅度的提高施术者的战力。它与暗黑系终极魔法「魔神启示录」之间最大的差别就是,它是一种借力的行为,不会毁灭掉施术者本身,而「魔神启示录」却是一种玉石俱焚的可怕魔法。   位于中心位置的叶天龙却是另有一番感受,似乎有一股极大的力量将他的身子在撕扯,确切的说,应该是在分裂他的神魂六识。   黑色的烟云中先是出现一点阴绿色的妖火,接着很快就扩散为满室飞旋的一团团绿火流光。血煞的啾啾鬼叫声越发凄厉,暗黑魔神的战魂带着强大无匹的杀气和魔焰出现了。   一个,二个,三个……   玉珠的身形完全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九个浑身散发着诡异杀气和魔焰的暗黑魔神战魂。   旁边的鲁图先已经停手了,因为暗黑魔神的战魂一现,他就知道自己的血煞已经完全失去作用了。而且,对于他来说,先前全力所施展的「血煞破魂」,已然将他的精力全部透支。   一声来自九幽无间的厉喝,震的整个大厅好似爆发了地震,屋宇发出不堪重负的抗议声,站在周边的鲁图先和辛西雅等女神战士好像是被一股无形的力量猛的推了一把,步伐踉跄的退了好几步。   精力早已透支的鲁图先更是不堪,整个人退了七八步后,还是无法稳住身形,一个翻身跌倒在地上。   剩下的几个倖免于难的护卫,此刻更是连滚带爬的翻出了大厅。   九道暗黑魔神的战魂猛然扑出,向叶天龙和香玫两个人所在的地方全力攻击。   叶天龙的身上猛的爆出了暗黑的烟雾,将他的整个身形遮蔽,无比狰狞恐怖的面孔在烟雾中忽隐忽现。而香玫的身上则是急速散发出桃红色的气旋,她身上的衣物早已化为一阵青烟,只有桃红色的气流在她的身周高速旋舞,凹凸有致的曼妙身材、妖艳的粉色肌肤,是整个诡异场面之中唯一的可看点。   阴风狂作,魔焰沖天,黑烟向四面八方急速的奔泻,夹杂着庞大无匹的力量席捲了整个大厅,椅子碎裂,石柱坍塌,整个屋顶被一只无形的大手举到了半空,随风化作了无数的碎屑。   暴乱的场面,没有一个人具体知道当时发生了什么事情,全神戒备的辛西雅等女神战士也只有在各种能量爆发的狂乱力场之中,全力施展武技,保护自己免受伤害。   一声凄厉的悲叫,一团粉红色的血雾在无边的黑暗之中生成,一朵艳丽的桃花从血雾之中闪现,驾云穿雾,似乎要穿越魔焰黑雾。   突然,有一个高大无比的身影出现在无边的黑暗之中,虽然魔焰缭绕,黑烟笼罩了整个场面,但是这个身影却是比他身周的黑暗更要黑暗,扭曲变形不定的身影带出的却是无可匹敌的骇人魔气,即便是隔了很远的辛西雅,也从心底里面生出了一股惊惧骇然的感觉。   黑色的身影伸出了一只手,确切的说,应该是手形的黑影,当它指向那一朵艳丽的桃花,魔焰沸腾,黑色的闪电急速跳跃,接着一声震耳霹雷,桃花形影俱消。   一阵血雨洒落,一切异象突然消逝。那个巨大的黑色身影沖天而起,带着无边的黑暗,有如划破天际的流星,天边传来了有如雷鸣一般的怪异响声,整个城市都在颤抖,大地震撼。   ※ ※ ※   「地震了吗?这是怎么回事啊?」   城中的军民在惊骇不已的四处奔走,到处打听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再也没有异常的事情发生。   这一夜,城中约有八千间房屋遭到不同程度的损害,九百五十余名居民受伤。   虽然官方以地震来解释,但是很多人还是不死心的去挖掘箇中的机密,因为发生异变的中心点可是在城主府,不过他们无法得到任何有关这一切的情报,可见叶天龙方封锁消息的手段是何等的高超。   只有当时在场的某些具有异能的魔法师将天边的怪异响声猜测翻译出来。   「哈哈,我终于出来了!」   这样一句无头无尾的话让无数才智之士绞尽脑汁,费尽心思,到底有什么样的含义在其中,而且这一句话还是用一种最古老的,几近传说中的魔法语言说出来的。   叶天龙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三天之后,玉珠和鲁图先虽然比他早一点甦醒,但是身子依然十分虚弱,辛西雅等女神战士可以说是寸步不离,守护在叶天龙的身边。对外出面主持大局的是修罗,他和主持神殿大局的左兰心相互之间配合十分融洽,确保了新近征服的南方诸州没有出现任何的异动。   在召来修罗详细询问了情况之后,叶天龙终于可以十分放心的休养。因为就在昨天,伊春被他那些心生叛意的部下抓起来送到了神殿的手中,现在正在押解前往林济城的途中,这样一来,南方诸州再也没有任何势力可以影响到叶天龙了。   同时,伊春的抓获也意味着影响叶天龙皇位稳定的人又少了一个。现在,除了尤那亚之外,已经没有任何一个法斯特皇室的成员,在继承关係上比叶天龙更加接近皇位。   更让叶天龙高兴的是,公孙世家在南方诸州的势力于修罗和范铜主持的连续打击下,已经被刬除十之七八,天龙密谍的势力则在暗中趁机扩大自己的地盘。之所以进展如此顺利,是因为被抓获的月舞宫主招出了她所知道的情报,再加上公孙世家的信物,让公孙世家的人陷入了混乱。   可以说,公孙三娘这一次是大大的失败了。她原本想利用诈降来接近叶天龙,为了演好这一场戏,她也是下了极大的血本。如果能够顺利击杀叶天龙,固然是十分合算的,但是现在却一败涂地。   「柔情缚身,黯然化骨」是公孙三娘最为得意的绝技,她借用香玫的身体来施展这一门从来没有失手过的上古奇术,受挫之后,她自身的精气神也受到了极大的损害,因此也根本无暇顾及其他的事情,找地方躲起来疗伤了。   五天之后,叶天龙的身体在飞速的恢复,而鲁图先和玉珠已经基本上恢复到八成左右。说起当时的情形,每一个身处其间的人都不禁为之咋舌,可以说,叶天龙是在鬼门关走了一个来回。   但是具体当时发生的事情,不管是叶天龙、玉珠还是鲁图先和辛西雅等女神战士都无法说出準确的情形,他们唯一可以确定的是,香玫已经骨肉成粉,因为现场找不到丝毫香玫存在的证据。   「以后,我再也不会逞强好胜了,这个世界上实在有很多的奇能异技,我会十分小心的。」   面对辛西雅等女神战士关切的眼神,玉珠那尚未完全恢复的苍白脸色,在心疼之余,叶天龙乖乖的答应她们的要求,以后再也不犯这样的错误。   说实在的,经过这一番生死经历,叶天龙的雄心也的确受到打击,本以为自己的实力已经无惧任何人,但是一不小心差点就丧命了,可见自己还需要加倍小心。   「如果是没有防备的时候,最好的高手也和普通人一样,您知道三百年前,大陆的第一高手是怎么死的吗?」见多识广的冰血鬼族男人更是向叶天龙提出了最为有力的问题。   「我不知道,说实在的,我连三百年前的大陆第一高手是谁都不知道。」叶天龙有些苦笑的样子,询问的眼神扫过辛西雅和她的女神战士,又在暗黑一族的少女身上停留了片刻,却没有得到任何有帮助的提示。   「是被一个三流的小混混用小刀捅死的。」   鲁图先的话,让所有在场的人全部瞪大了眼睛,叶天龙更是一边摇头,一边发出了啧啧的称奇声。   「这不可能的,刀锋一入体,一个真正的绝世高手自身就会有本能的反应,怎么会被普通人杀死呢?」玉珠是从自身的武技角度,来发出她的疑问。而这个问题,也是辛西雅等人想提出来的。   「很简单,因为没有防备,可以说一点戒心都没有。」鲁图先淡淡的回答道。   其实冰血鬼族的男人没有说出来的是,当时号称大陆第一高手的路真炎是在喝醉酒的状态之下,才被一个三流的小混混杀死的。   正当众人想继续追问下去的时候,门外护卫的女神战士前来稟报,神殿的圣女大祭司左兰心殿下前来求见。   「陛下,在您受伤的这些天来,左兰心小姐已经求见了好几次,我们一直都没有让她进来。」一边的辛西雅也对叶天龙说道。   「现在她人正在外面等候,要不要让她进来?」负责守卫的女神战士望着叶天龙。   叶天龙点点头,此时鲁图先便站起来告退了。   ※ ※ ※   烛影摇曳,宽大奢华的软榻上,叶天龙悠闲的靠在软垫上,在他的前面,是半跪半伏的圣女大祭司。   晶莹剔透的玉体,在烛光下闪动着如珍珠般的光泽,完美的身材曲线,堪称是造物主的杰作。只是一头秀髮散乱,点点的香汗浸透了粉嫩的肌肤,无形之中透出了一些靡乱的味道。   缓缓抬起螓首,左兰心的双眸如同一对深不见底的幽潭,让人忍不住想淹毙在其中。那眼神透出的一种说不出的幽怨和哀怜,化成醉人的风情,尽蕴在明眸里。   即便是久经花丛的叶天龙,也不禁为之产生出轻微的迷醉感。在经历了他尽情的玩弄之后,左兰心的肉体几乎完全沉醉于情慾,但是多年的苦修和圣洁的生活却让她浑身散发出近乎本能的神圣,表现出来的,便是她无意之间所流露出来的不屈和悲哀。   这也是叶天龙为什么越来越喜欢对左兰心的调教,这让他心中那种黑暗的征服感得到极大的满足,这也是和他与于凤舞、柳琴儿、晨月等人在一起时的感觉完全不同的。   「你好像要说什么?」叶天龙十分敏锐的感觉到左兰心的想法。   被一言道破的左兰心不禁睁大了秀目。   「有什么想说的,你就儘管说出来吧!」满意于自己对左兰心造成的压迫和主导,叶天龙显得有些懒洋洋的说道。   「是,陛下。」   左兰心抬起了身子:「您心中的暴戾之气好像少了很多,更多的是发自本身内心的魔性,一种没有外来黑暗特质的魔性。」   不愧是圣女大祭司,她的灵觉之犀利,让叶天龙不禁大为惊讶。   事实上,叶天龙也仅仅是有一些朦胧的感觉,意识到自己内心感情的微妙改变。   应该是说,在这一次的受伤昏迷后甦醒,他就隐隐觉得自己的心情好像在逐渐恢复到以前,原本在内心深深的困扰自己的暴戾狂躁感觉,似乎也在不断的消退。   但是所有这些,都是叶天龙自己的一种十分微妙的感受,没有想到左兰心居然会和自己接触一次,便道破了自己的变化。如此说来,自己的感觉并没有错,确实有些变化在受伤之后产生了。   「你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感觉呢?」为了再次确认自己的想法,叶天龙向左兰心询问道。   「因为陛下您以前给小奴的感觉,是一种黑暗恐惧的压迫,那是一种超越了世间一切的可怕特质。但是这一次,小奴却没有在陛下您的身上感觉到它的存在。」   思忖了片刻,左兰心试着向叶天龙解释她的内心感受,但是这种灵觉上的微妙感受,是很难用普通的语言表达出来。   所以,左兰心解释了半天,叶天龙还是一知半解,他唯一可以肯定的,就是自己的确发生了改变。   「那么,你喜欢这样的我,还是以前的我?」没有得到确切的答案,叶天龙突然改变了语气,含笑问道。   「小奴还是喜欢现在的陛下。」犹豫了一下,左兰心轻咬朱唇,十分认真的对叶天龙说道。   「为什么呢?」叶天龙含笑追问道。   「因为以前的陛下,那种六亲不认、冷酷无情的暴戾之气,让小奴只有感到深深的恐惧。而现在的陛下,却在冷酷无情之中,让人感到一丝暖意,这是一种被认同的感觉,让小奴不再觉得自己是一个没有丝毫存在意义的木偶。」   叶天龙听罢,不禁哈哈大笑起来,「你错了,你依然是我的肉体玩具,现在我就让你知道我的可怕。」   说着,叶天龙猛的伸手,肆无忌惮的玩弄左兰心,叶天龙的思绪却是飘到远在清江州的于凤舞和帝都的晨月与月如她们身上。   想来,将「龙之心经」练成之后的于凤舞能够给自己一个很好的解答,即便是在帝都的晨月和月如她们说不定也能够给自己一些帮助,能够分析和推测昏迷的这几天里,在自己的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上一篇:金鳞岂是池中物 序章 下一篇:性感的小阿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