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小青的情人 第28章

小青的情人 第28章

时间:2018-08-08 浴厕间里,除了戴着一顶塑胶浴帽,全身一丝不挂的小青,正让也是光了身子徐立彬,细心为她洗濯裸体。   他将小青整个纤躯的上上下下,从粉颈到仍站在浴缸水中的两脚,都抹了香皂;然后,两手在她如瓷瓶般光滑、精细的肌肤上,来回游走、搓揉。   全神专注的神情,彷彿他正捏塑着一具裸体像、为它形塑最动人的姿态、掾磨出最优雅的曲线,创造成一件完美的艺术作品。   小青两腿微分站立着,双眼半瞇半闭。在男人的沉默中,专心体会、品嚐他给予自己无比陶醉、神往的滋味;轻轻地嗯哼出声。而每当他充满炽热的手,触到自己身上比较敏感的地方,在那儿一轻、一重地按摩、揉捏、搓擦,小青的嗯哼就忍不住变成了长长的深歎:「啊~!……啊!!好。好舒服!……啊喔~~好好喔!!……」   ………………   不久,男人停了下来,小青才睁开眼睛。见他正取下淋浴的莲蓬头,调整水温,要帮自己沖掉身上的肥皂时,心里不禁为这么短暂的舒服就要结束而婉惜:「这么快就洗好啦?……」   「还没,还要再为你特殊的部位进一步清洗。」   徐立彬一面解释,一面将热烫烫的水花,喷洒在小青娇躯的前、后、上下,沖刷掉肥皂,使她全身的肌肤,再现本色。小青放心地任他「服务」,同时打心底感激「情人」的一片诚意。……   但嘴上却仍然摆架子似的说了声:「那还差不多!」   男人完全不以杵,挂满面笑容盯着小青的身子,将她两手拉高举起,露出腋下、和那两丛乌黑黑的腋毛,研究似的瞧了瞧;然后,也没叫她把手臂落下,就逕个儿蹲下身,轻轻拨弄覆盖在小青凸鼓鼓的阴阜上、那一大丛茸茸的耻毛;将一朿朿淋湿的、黑溜溜的毛,抓挑起来,左看又看的。   而小青的双臂维持高举,正犹豫该不该放下时;心中却产生一种被摆布、被处置,而又不得不从的、奇异的快感;引得自己瘦小的身躯轻轻颤抖。   她低下头问男的:「干嘛看那么仔细嘛!……」   「张太太,你这一大片厚厚的阴毛长得真好!不但毛又多、又长,而且还黑得发亮,的确美极了!」   男人抬起头回答时,指头在毛上逗呀逗的。小青忙夹起双腿,却挡不住他往下窜的手指,钻到阴毛底下,轻轻佻弄她肥腴、柔软的大阴唇。惹得她几乎站不住,身子靠到浴缸墙边;举着的双肘也累弯了,只好将两手搁到塑胶帽上,继续维持呈露自己腋下的姿势。   「毛茸茸的,才不美呢!……哦-!噢~!指头别。弄到人家毛底下嘛!   ……好痒喔!……哈哈!。哎哟啊!痒死了!……「小青被逗得颤抖笑了一阵,徐立彬才停下手,瞧着她暧昧地说:」张太太!人说毛生得浓的女人,性慾都特别强,你知道为什么吗?「   「为什么?」听别的男人也这么讲过自己,但小青还是装傻反问。   「因为毛生得多、长得厚,在床上才能保护肉体,不致因互相冲刺而受伤啊!……像你这堆毛,这么浓密密的一大片,就是专门长了来接受大男人、勇猛冲刺的呀!……来,把腿再张开点!……」   小青以为男人要讲自己性慾持强,所以毛才长得浓密;却没想到,他说的原来是阴毛要多、要厚,才好作爱的道理;而且一听之下,还蛮中肯的。   想到:自己每次在不同的男人底下,接受鸡巴勇猛冲刺、撞击时,大概也真因为有了这厚厚的、像软垫子的阴毛,自己纤弱的身子才没被弄痛、被搞坏掉吧?!……   「张太太,在想什么?……腿子打开些!。要洗你的洞洞了。」   徐立彬的手指又弄到小青的大腿间。为了要让「情人」清洗洞洞,小青就乖乖更张开了腿子,肩靠在墙上,两膝半分弯地等着。   由于她面向浴室洗手槽上方的大镜子,可清楚从镜中瞧见自己身体正面:在骨瘦嶙峋的胸部两边,提着手臂而暴露出的腋毛;和稍微有点肉的腰肚下方,这一大片黑黑、浓浓的阴毛,正强烈衬托出肌肤的皓白;也使自己一丝不挂的胴体,看起来更赤裸不堪了!   见小青朝镜子里望,男人也回过头,由镜中瞧着她说:「怎么,张太太?……还从镜子里欣赏自己啊?!」   「才不呢!……瞧她……那姿势真难看死了!」小青红着脸嗔道。   「可就是她那种姿势,才更显得性感呢!」   说完,徐立彬将香皂弄湿,往小青腋下搓,搓出好多泡沫;又弯腰半蹲、低头在她阴毛上攃呀攃的,打出更浓、更稠、亮晶晶的肥皂沬.小青身上乌黑黑的三丛毛髮,现在全都变成白花花的了!   而男人在小青被皂沬覆满的毛髮间,两手不断搓攃;又扣、又刮的手指,阵阵刺激她的三个敏感带;不时,手还伸到她胸脯上,捏捏、扯扯那两粒挺硬的奶头,令小青娇小的身躯很快就受不了……扭了起来。   「噢~哦……!!……啊——啊~呜!!……天。哪!!」   「怎么?……张太太,连洗毛的时候,你也会有这么强的反应呀?!」   男人一面问,手指头一面不断拨弄她早就又肿、又胀的两片小阴唇;小青更站不住了,忙将搁在塑胶帽上的一只手臂向上伸直,反撑住墙面,整个下体更往前挺出,屁股阵阵紧缩、臀侧的肉连连颤抖……   徐立彬沾满肥皂的手指,在小青两片阴唇嫩肉瓣当中,溜滑到极点、来回窜动;指尖她阴蒂肉芽上又拨、又刮;使那颗肉粒立刻胀大、肿突,也使小青曲着的双膝更弯、而两条大腿分得更张开了!……   「天哪!这那是洗毛?……这明明是逗人家的……洞洞嘛!哎~哟~啊!   天哪!……连里面人家的豆豆……都被你弄硬了啦!。哎哟啊~~啊!!「小青娇声啼着、瘦巴巴的身子振着、屁股不停地摇着。……   ………………   「不急!张太太,你别急!……徐医师还指示。说要先把你阴毛、腋毛都剃光了,才能清理你洞洞里面哩!」   「啊~?!……」   男人的手指突然停止挑逗,站起身,看见小青满脸惊吓,不敢相信所听见的话般、目瞪口呆的;便在小青讲不出话的当儿,装成无奈的样子说:「张太太!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徐医师他认为……沾过污秽的毛髮,是无论怎么洗都洗不乾净的。他说,一定得全要部刮光了,新长的毛,才是清洁的。」   「啊~?不!……不能呀!我没了毛,被我先生发现……他一定会……」   小青慌得连忙拒绝,但这种事,怎讲得出口呢!?   「我完全了解,张太太!……只是。徐医师他……每次处置女人的时候,对这个……都非常坚持。……所以,张太太你既然需要他,我看,你就照他的意思吧!」徐立刻说得像很不得已似的。   「天哪!……那我。我……」   「你……可以对你先生借口说头痛、无法行房,这样不就能拖他一阵吗?反正你也说过,你跟他敦伦并不很频繁……跳过一两次,等新毛长出来之后,你再让他……不就神不知鬼不觉了吗?!……」   男人这番建议,小青当然晓得。其实,这也不是第一次被剃掉阴毛:早在医院生头胎女儿时,因为她个子大、生不出,医师準备为她剖腹之前,就先叫护士把自己阴毛给刮乾净了。不过,女儿倒是一急,猛然一冲就跑了出来,自己才免除遭刀、见血之苦。……事后,三个月没让丈夫碰,新毛一长好,也就没事儿了。   第二次,是在医院作结扎手术前被刮掉阴毛的。手术一完,丈夫晚上就兴沖沖的要行房;当时自己心里不畅快,对他推说要休息几天才行。其实,真正彆扭的,正是因为阴毛被剃掉了,不想他看见。……   后来他等了几天,非要不可;于是只好在完全熄了灯、乌黑黑的床上,让他进去;当时自己还特意曲着两腿,绝不让他碰到光溜溜、无毛的阴阜。   而迷糊的丈夫,还一点都不晓得自己为了敷衍他,所下的这番工夫!……等到跟他再下一次行房,毛都又长好了。……   倒是,每次阴毛被刮掉,长回来的那些日子里,无论是坐、立、或行走时,短短的毛倒扎在光溜溜的肉上,或是被三角裤压得黏贴在皮肤上,一经摩擦,就会引得皮肉发麻、作痒,十分难熬;教自己想忘也忘不掉,反而,更因为少了阴毛而感到持别「赤裸」、甚至还会「性感」呢!   徐立彬不等小青再拒绝,或将就答应,转身由盥洗袋里取出刮鬍刀,换上新刀片,笑咪咪地拉着小青蹅出浴缸,叫她坐在马桶上;然后,提起她的手臂,就开始为小青剃她的腋毛了。   「唉!……真。那个死了!……」   小青歎了口气;但一点也没抗拒,任由男人将自己的腋毛刮得乾乾净净。   只见他每刮下一撮,甩到洗手槽里,那黑黑白白的毛和皂沬,髒乱兮兮的,觉得好怪异。   腋毛刮完,男人用湿毛巾拭擦小青的双腋时,她又觉得自己胳膊底下有种空蕩蕩、酥麻之感。再度把两搁到塑胶帽后,让男的仔细瞧着,问他:「都……刮乾净了?」   「嗯!乾净而且清爽,很好看耶!张太太。……好,现在站起来。」   小青知道下一步是什么了,整个身子都酥酥麻麻的。   徐立彬让小青两腿分开,跨站在盖子掀开的马桶上方,叫她两手向后伸,撑在马桶水箱的瓷盖上,成为下体前挺的姿势。然后,他捞了一小掌水,淋到小青的阴毛丛上方,把如白浆的皂沬濡湿;再度搓擦、揪抓、轻扯她又密、又长的耻毛;弄出阵阵咕吱、咕吱的声音。   男人举起剃刀。小青的娇躯,在极不自然的姿势下微微颤抖了起来。   「别担心,我会很仔细、小心的。其实……张太太你这人见人爱的地方,正应该除去一切遮掩,露出它原来的艳丽,才能让男人澈底了解你的神秘和奥妙呀!……来!把姿势维持好,别乱动!……」   随着剃刀像一刀一刀刮过山丘的除草机,黑花花的湿毛一丛丛落下。小青竭力维持姿势、动也不敢动一下;只能无助地往下瞧,看见自己洁白如雪的阴阜很快就露了出来。   男人极仔细地,在小青已经无毛的肉上,又倒反毛顺,刮过一遍,使那如刚蒸出笼馒头般的肉丘,更光滑无比。   随着刮鬍刀的起落,小青被剃下的那些或长、或短、或卷、或直的阴毛,全都掉进马桶水中,皂沬飞散后,呈现出缕缕的乌黑,看在小青眼里,更觉触目惊心了!   更要命的,是男人刮光了丘陵上方的毛之后,就面对小青蹲下身子,剥开她两片大阴唇,用手指撑住,以小刀片的一端,更细心剃刮凹缝中的毛。   那锐利的、却又柔如羽毛边缘的薄刃,走在小青最细嫩、最敏感的肉上,令她更控制不了地喘出声来,同时在心里喊着:「啊,天哪!……这是什么样的滋味啊!!……原来,被男人剃阴毛,竟是这么要命的感觉啊!……」   不由自主,小青的两膝更弯曲,大腿分得更开,而屁股也挺得更向前了。   她闭上两眼,体会那游走的刀片,和那些不断在自己阴唇、阴核上拨弄的手指……   小青感觉它们全都在挑逗自己的性慾、感觉自己非得要把屁股扭起来了!   可是,她不能动,只能颤抖、只能愈来愈受不了地哼着:「啊~!!……啊~!……」   而徐立彬从近矩离所见、小青完全「赤裸」的屄,早已像个处女的崭新的私处,光溜溜的,纤毫不存了。只可惜,小青自己完全看不见,也无法知道:在她的两腿间,这座玲珑、精緻的屄,竟是如一朵花似的艳丽而诱人啊!   剎那间,男人的手指又跑走了!小青的屁股猛挺、狂甩了起来;嚷着:「不!……还不要,不要走啊!」   「张太太,毛剃光了,你……又可以摇屁股了!」   男人的话使小青睁开了眼,看见「情人」站在自己面前,他那只胀得又粗、又长的大鸡巴,翘得像根旗桿似的。立刻羞红了脸,咬住唇嗔着:「嗯~~!……人家,羞都羞死了啦!」   男人将小青拉着站稳,吻了一下了她的唇,一手环到小青的臀上轻揉,另一只手探回到她两腿间掏弄;然后才说:「张太太,有什么好羞的!?……毛刮光了,才更好洗洞洞呀!」   ………………   徐立彬将小青带回浴缸里,用莲蓬头把她身子沖了一遍。又叫她两腿分开,对着她的屄喷洒,使她快感上来,又哼又啊了一阵。……然后,他才叫小青把腰弯下去,将屁股向后举起,让他再度用抹满香皂的手,弄到她屄洞里,好好清洗乾净。   杨小青两手撑在浴缸边缘,以半跪半蹲的姿势,翘高了屁股等待着。   「吱!」地一声,男人的手指肏进阴道,小青「啊~!」地应出声来。   原来早就湿透了的阴道里,是根本用不着肥皂滑润的啊!   「情人」的手指抽肏、扣挖、撑张小青阴道的肉壁。引得她连连向后耸着丰臀,不断仰头娇啼、呼叫着不知是舒服还是难熬的淫声……和着唧吱、唧吱的淫液声,与浴缸里震荡的水声共呜。   但是当男人沬满香皂的手指,肏进小青的肛盯眼里,同时一进一出抽送时,她终于再也忍不住了。疯了似的,小青将屁股连连向上猛烈挺拱,迎接肏在两个肉穴里的手指。体会它们在阴道、和屁股肉道里的扣挖、戳刺,那么要命!那么令自己受不了……   小青,张太太,只有放声大叫了!   她令人心悸的呼啼,在小小的浴厕间里,不断迥响、迥响……   「啊~!……啊~!!……天哪!!……喔~~喔~啊!肏……我!!肏…   …我的洞洞……就快要。快要来了啊!!……啊——啊-不!……不要!不……   Oh,No~!!……No!!……「就在她高潮汹起,即将爆发之际,男人却将两只手指都抽了出去。剎那间,小青空虚无比,屁股狂扭、凄惨地呼喊、抱怨男人为什么不让她高潮。   徐立彬拉小青站了起来,调转她身子,将她搂住,和蔼中带着十分抱歉的口气说:「对不起,张太太!……徐医师只让我为你清洁身子,没叫我这样弄你。   他要你身子一洗净,就马上去见他,让他好好处置!……「」那……那。我原先讲好要谢你的……?「小青结结巴巴地问。   「没关係!你就把徐医师想成是我,用嘴吸他好了!……对了!我都忘了得为你攃干身子的……」   「我自己可以……谢谢你……」小青不好意思极了,自己取毛巾攃拭。   「那……我去去立刻就来!」   说完,男人迅速奔出厕所。再回来时,手里拿着小青从店里买的鱼网状的黑色裤袜,递给全身光溜溜的杨小青。接下时,小青已明白自已该做的是什么,就对男人微笑说:「谢谢!……真的好谢谢你!那。你也跟徐医师说,我马上就来!」   ………………

上一篇:测试 下一篇:教女儿做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