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金鳞岂是池中物 第七十四章 双娇入怀

金鳞岂是池中物 第七十四章 双娇入怀

时间:2018-09-22 虽然陈倩动作的幅度很小,男人又是在专心揉搓她那对儿娇好的乳房、吸吮她甜美的舌头,但她的行为还是无异于掩耳盗铃。侯龙涛已经从最初的「受宠若惊」中恢复了过来,他现在的注意力全集中在女人的身体上,一心只想使这个自己苦恋了多年的姑娘饱尝肉体欢愉,美人任何一个微小的转变都瞒不过他。   刚才一直在担心小仙子,现在好了,她的痛感过去了,侯龙涛也就放心了,这下儿轮到他觉得疼了。陈倩的小穴是惊人的有弹性,阴道壁以超出想像的力量向中间挤压、收缩,将侵入的肉棒死命的箍紧,夹的男人直咧嘴,就算她在小幅的套动,但却不足以缓解那种几近能够搾汁儿的压力所造成的痛楚。   「倩……倩倩,再……激烈一点儿,好吗?你的美穴太……实在是太紧了,夹的我好疼……」侯龙涛吐出了美人的舌头,咬着她的柔软的耳垂儿小声央求着。「啊!」陈倩知道爱人发觉了自己的「淫行蕩为」,真是羞赧欲死,连耳根儿都烧红了,她想逃开,可乳房被男人攥在手中,根本无法挣脱,哪怕是没被抓着,她酥软的身体也难以聚集足够的力量,更何况又能逃到哪儿去呢。   「好倩倩,真的疼,只有你才能救我……」爱人的声音中充满了鼓励的意味,陈倩开始照着他的话做了,屁股抬起的高度增加了,频率也在不知不觉中快了起来,虽说还不是很强烈,却已使侯龙涛从疼痛转为了舒爽,让他有了踢掉一直缠在自己小腿上的裤子和脚上的鞋子的机会。   陈倩的小穴虽然紧凑,但阴道壁也是出奇的柔软、细腻,还会像波浪一样不规则的起伏,一旦动起来,被这种娇嫩的体腔磨擦的快感足以使任何床上老手儿失魂落魄。侯龙涛就是立刻就产生了射精的冲动,但还是咬牙忍住了,他知道就算自己现在出精,也会马上恢复,可忍耐时的感觉可比泻出的一刻要美妙的多。   陈倩放开了男人的头颈,双手撑在他特意盘起的双腿的膝盖上,自己的两条秀腿向前伸的笔直,美丽的脚面也绷了起来,身体微微的前倾,这一切无意识的行为只有一个目的,让插在自己身体里的巨物进出的更加容易,让自己得到更强的性享受。男人摆好了姿势,剩下的就由女人的本能支配了,就像陈曦说的,事到临头就知道该怎么做了。   「啊……啊……老公……嗯……」美人毫不吝惜的用娇喘表达着自己从爱人那里所获得的喜悦,但是现在的体位是很消耗体力的,陈倩刚刚套动了二十来下儿,雪白的背肌上已出现了一层细细的汗珠儿,「老公……我……我……啊……好累……没力气了……嗯……嗯……」   侯龙涛当然不会让心爱的姑娘着急了,他也把腿伸直了,钻入陈倩的双腿间,小腿钩住她的迎面骨,向后带到能够着的地方,伸手握住她的膝盖一拉,胸口一撞她的后背,女人的长髮一阵飞舞,当青丝落定时,她已然变成了趴跪的姿势,虽然现在的大部分主动权还是在陈倩的手中,但不会再像刚才那样费力了。   「啊……啊……啊……好舒服……舒服……老公……」陈倩以不算快的速度向后拱着香臀,她要清晰的体会爱人的大肉棒是如何蹭过自己腔壁的每一寸,体会他圆硬的龟头儿对自己子宫的每一下儿撞击,体会自己体内绽放出的每一朵欢乐的火花。   「倩倩……好妻子……」侯龙涛也不着急,八年的苦恋才换来今天,自然是要慢慢的品味,他要细细的感受美人那娇柔的膣肉对自己阴茎的磨擦,感受她新鲜的子宫对自己龟头儿的吸吮,感受自己对她无限的爱意。   侯龙涛撩起了盖住女人臀部的短裙,立刻就被眼前的景象吸引住了,小内裤勒在两瓣如同灌了水的气球般的屁股间,娇艳的阴唇随着粘有淡红色体液的大鸡巴的移动而翻进翻出。他捏住了那对儿圆滚的屁股,向两边一拉,女人俏丽屁眼儿的边缘就映入了眼帘,他忍不住劈开一根手指,在整齐紧密的皱褶儿上摸了一下儿。   「啊……不可以……啊……老公……不许摸……摸那里……」倒不是有什么不舒服,只是太羞人了,陈倩只用一条胳膊支撑身体,另一只手伸到后面,想把爱人的手打开。侯龙涛赶忙将手移到了女人的纤纤细腰上,饱满的臀瓣上马上泛起两片可爱的嫩红色,他不想让女人有任何的不快。   侯龙涛开始主动的将女人的下体拉向自己,次次都要在小腹上撞出声音。刚才陈倩是量力而为,有一段阴茎一直没有进入过她的身体,现在却是直至睪丸,将她的子宫顶得乱抖乱颤,快感更加强烈,几分钟后,她本能的感到自己又要「尿」出来了,不禁加快了屁股收拱的速度,还加上了左右的摇摆,「老公……不行……啊……不行了……老公……啊……」   阴道的收缩不论是力量还是频率都有明显的加强,侯龙涛是不可能无感的,「噗哧、噗哧」的淫声越来越急,这是男人努力讨好儿的最好证明。陈倩的手臂已经撑不住了,在一点儿一点儿的弯曲,眼前一阵黑一阵亮,她忘情的大叫了一声,「老公!」身体开始剧烈的颤抖,小穴中的体液猛的急剧增多。   女人的身子有向前瘫软的迹象,以现在的姿势,肉棒是一定会脱出阴道的,侯龙涛决不准许这样的事情发生,他一秒钟也不想离开爱妻的仙人洞。男人抱住了陈倩的柳腰,向后一倒,两个叠在一起的人就躺在了床上,他的双手捏住了高耸的乳峰,两腿架了起来,开始向上耸动臀部,「宝贝儿……我会让你更美的……」   陈倩根本就还在刚刚高潮的余韵中呢,身体一直在不断的抽搐,可男人已经开始再次肏干她了,那份儿舒爽就别提了,「啊……啊……啊……」她的哼声悠扬动听,两眼无神的盯着天花板,口水不受控制的从嘴角儿溢出,顺着脸颊向下流,一直流进了男人等在她下颌骨边的嘴里。   侯龙涛将女人的身子稍稍的歪过一些,使她的螓首落在了自己的头边,一口吻住了她的柔唇,猛吸着她的香舌,同时伸手掐住了她突起的阴蒂,臀部狂耸狠顶,速度快得惊人,「倩倩……倩倩,要……要我射在外面吗?」他不愿意再忍了,三次高潮对于一个花蕾初开的小仙子应该说是很合适的了。   「不……不……里面……啊……里面……嗯嗯……嗯嗯……」陈倩苦闷的皱着眉头,摇晃着螓首,小手儿攥紧了床单儿,蹬着床面的玉脚又绷直了。突然,侯龙涛抬起的屁股没有再落下,而是悬在了空中,女人的身体开始剧烈的乱颤,男人像静止的拱桥一般停住不动了,连声音都没有了,良久,两人才又双双重重的跌回床上……   陈曦躺在床上,双眼直勾勾的盯着天花板,「唉……」她轻轻的歎了口气,扭头看了一样墙上的挂钟,已经快要11:00了,「为什么总是睡不着呢?」女孩儿翻了个身,「现在姐姐正在被涛哥疼爱吧?涛哥……涛哥,你还记得我吗?啊……」她在被窝儿中的右手慢慢探进了自己的双腿间,隔着睡裤压在了小穴的部位……   侯龙涛横抱着被剥成了一只大白羊的美女走进了洗手间,陈倩家虽然只是两室一厅,但在主卧室里单有一间浴室,这在现代的普通单元里是不多见的。到了浴缸前,侯龙涛吻了吻女人的脸蛋儿,「倩倩,你能站得住吗?」「嗯……」陈倩搂着爱人的脖子,回吻了他一下儿,她已经从连续高潮后的脱力中恢复了一些。   刚被男人放入浴缸里,陈倩突然「啊」的惊叫了一声,一手摀住了自己的阴户,眼看就要往下蹲。「怎么了?」侯龙涛慌忙扶住了她。女人的脸上又出现了两朵红云,「流……流出来了。」「什么?」男人拉开她的手一看,有一小堆粘稠的液体在她的掌心上,里面还夹杂着几点淡红。   「呵呵,」侯龙涛打开了热水器,也迈进了浴缸,把淋浴开开,「你吓死我了,流就流出来了吧,这么紧张干什么,想给我生孩子啊?」其实要怀早就怀了,残余的精液流不流出来都不重要,他只是跟娇妻调笑一下儿。陈倩揽住了男人的脖颈,表情中带着一丝认真,「你想要孩子吗?你想要,我就给你生。」   侯龙涛的第一个反应就是紧紧的抱住美人,和她深深的一吻,「现在还不要,我事业无成,怎么养活老婆孩子。」「你还不算事业有成啊?」女人发现爱人也很严肃。「不算。」只有这么简单的两个字,但对陈倩来说已足够了,他的话就是真理,不需要理由,「那我明早就吃避孕药。」   「倩倩,你知道的,总有一天,你会做我孩子的母亲。」「我知道。」「但最早也要一年半以后。」侯龙涛把自己和如云的两年之约简略的说了一遍,「我得先确定我不会坐牢,怎么能让我的孩子三、五年见不到父亲呢?」「云姐才捨不得送你进监狱呢,她很爱你的。」陈倩是真的这么想,她觉得虽然如云很有威严,但其实是非常和蔼可亲的。   「你不了解她,爱情对于她那种女强人不代表着一切,她手上有我挪用公款的证据,包括公司的出款文件、银行的对帐单,还有我认罪的录像,前几天在医院,她又要我写了一份认罪书,大概是因为我冲动的表现让她对我的信心又有所倒退吧,如果一年半后我还成为不了能真正征服她的男人,哼哼……」侯龙涛摇了摇头。   「老公,都怪我……」陈倩扶住爱人的脸颊,送上了香唇,她知道「冲动的表现」指的是什么。侯龙涛稍稍下蹲,揽住了美人的细腰,把她的双脚抱离了浴缸底儿,右臂伸到她的臀峰下,向上一抬,就将她举到了高出自己的状态,另一只手按住了她的后脑,变成她压着自己接吻。   「嗯……嗯……」亲了一会儿,侯龙涛一低头,就把脸埋进了女人的乳峰中,轻轻磨擦,「我知道我在做什么,我不是一时冲动。呵,咱们不说这些了,今天是我活了二十四年多里最高兴的一天。」他抬起头,深情的望着自己的雅典娜。   陈倩的胸口又是一热,更加确信这个男人值得自己托付终身,她从窗台儿上拿起一瓶浴液,挤在自己的手上,「老公,放我下来吧,我帮你抹上。」当侯龙涛的身上涂满了泡沫,他转到了女人的身后,挡住喷头射出的水流,开始为她抹浴液。   女人丰盈的胸脯儿沉甸甸的,用手托在下面的感觉好极了,娇嫩的乳头儿被手指一碰就羞答答的站了起来,侯龙涛在平坦的小腹上抚摸了一阵,把手指压进了美人圆俏的肚脐儿里,轻轻的旋抠。「啊……」陈倩开始小声的喘息了,当男人的手掌开始在她的阴毛和双腿间搓揉时,她一下儿转过了身,含住了自己王子的嘴唇。   侯龙涛又稍微蹲下了一点儿,但这次是为了清洗女人光滑的背脊,他的双手慢慢移到了美女两个细嫩的屁股蛋儿上,除了捏放,还极轻的拍打,让白肉微微的颤动,那决不光是艳丽二字就可以形容的,手指进入了臀沟中,向下搓弄着,一不留神就藉着裕液的润滑压进了她的肛门里,可由于只是很浅的按了一下儿,又是一蹭就过,男人都没有意识到。   陈倩可就不一样了,自己最羞耻的地方被人碰到哪儿能无感,她放开了爱人的唇舌,把脸埋进了他的颈项间,娇赧的蹭磨着,「讨厌……」「啊?」侯龙涛被没头没脑的骂了一句,真是挺委屈的,「我怎么了?」「讨厌,讨厌,你摸人家后面的……」男人立刻就明白了,不过看她的样子,只是害羞,并没有一点儿厌恶。   侯龙涛的手指又进入了美人的屁股间,这回是缓缓的向下移,找準了菊花门,既有润滑又因为女人本身很放鬆,「噗」的就把整根中指捅了进去,肠道里热烘烘的,软乎乎的腔壁蹭着手指,自觉的蠕动着。陈倩先是一惊,但没有一点儿不舒服的感觉,就没有反抗,只是「嗯嗯」的抱着男人娇喘。   「倩倩,你真漂亮。」侯龙涛看着女人晕红的脸颊,说不出的喜爱。「坏蛋……」「什么?」「坏蛋……」「敢骂我!?」男人的表情是盛怒,可声音中却掺杂着无限的迷恋,插在女人后庭里的手指向上提了两下儿。「啊……坏蛋……坏蛋……」陈倩的脚尖儿都垫了起来,一手钩着他的脖子,一手开始捶打爱人的胸口……   「涛哥……涛哥……嗯……」陈曦的手活动的越来越快,被子已经被踢开了,床单儿也因为娇躯的扭动而变得皱折不平。女孩儿突然从床上蹦了下来,快步的来到门口儿,拉开了房门,可刚迈出两步就又缓缓的退回了屋里,同样缓慢的关上门、坐到床边。她低着头,咬着嘴唇儿,「今天是姐姐的『新婚』之夜,应该让她一人享用涛哥的。」虽然她也有好久没被心爱的男人疼爱了……   陈倩坐在梳妆台前,任爱人将自己的长髮吹乾,暖暖的气流撞在脖子上,让她不自觉的犯困。两人一起躲进了被窝儿里,侯龙涛把美人揽在怀里,在她耳边再一次吐露衷肠,告诉她五年来自己没有一天不想念她,边说边不住的亲她。   陈倩听着听着眼睛就不自觉的湿润了,就在此时,最后一盏杯腊烧光了,整间屋子一下儿陷入了黑暗之中,她抱得男人更紧了,把眼睛顶在他坚实的胸膛上。男人立刻就觉出胸口一湿,「怎么了?」「我……我怕黑。」「有我在,你什么都不用怕,我会保护你的。」侯龙涛将脸压在美人的头顶,感受着她芳香四溢的柔髮。   陈倩在爱人的怀里躲了半个小时,两个人都不想睡,只想尽情的感受对方的温情。但侯龙涛心中还有另一个可爱的姑娘,可又不知道应不应该在这个时候提起她。「老公,小曦……你去看看小曦吧,要不然就把她叫来,她这一阵也想你想的好苦。」做姐姐的,就算在最幸福的时候,也不会忘记那个为自己安排了一切的妹妹的。   在姐妹俩事先商量时,陈曦坚持让姐姐独佔今晚,陈倩也没说什么就同意了,可当她亲身感受到了被爱人抱在怀中的愉悦后,才知道妹妹这一段所忍受的痛苦,才知道她为了帮自己準备这个「惊喜」牺牲了多少,现在的她一定是孤枕难眠吧……   陈曦不断的翻着身,盖上被子热,踢开被子冷,真是难受死了,她坐起身来,解开了自己的睡衣,里面没带乳罩,胸前两团鼓鼓的软肉微微颤动了几下儿,「啊……涛哥……它们在发胀呢……」女孩儿脱掉了衣服,躺倒在床上,四根手指捏住了一对儿怯生生的奶尖儿,「啊……」她完全没注意到房门已经被推开了一条缝儿,正有一双色眼眨都不眨的注视着自己。   陈曦的左手又不由自主的探向了腿间,看来身体里的这团火不灭,是不可能睡着的了。忽然,女孩儿觉得有一双热热的大手伸进了自己的被窝儿里,揉捏着自己的一双脚丫儿,她吓了一跳,睁眼一看,一个赤身裸体的男人正站在床尾,那个让她日思夜想的亲密爱人,「涛……涛哥!」   「小宝贝儿,这么能忍啊?我一直以为你早就会过去闹洞房呢。」侯龙涛抓住了美人的脚踝,一脸柔情的把她往自己身前拉。陈曦一下儿跪了起来,抱住了男人的腰身,把脸紧紧的贴在他的胸膛上,「涛哥……涛哥……」见不到他的时候还能控制得住自己,但现在他就在面前,也顾不得姐姐的「新婚」了。   侯龙涛用左臂搂着女孩儿,右手抬起了她的下把,低头吻着她薄厚适中的香唇,右手慢慢的移到了她的胸脯上,托了托球形的乳房,「它们在发胀吗?要不要我帮你揉一揉?」「呀!」陈曦羞叫了一声,「你……你怎么知……」「哈哈哈。」侯龙涛弯下腰,一把抄住了女孩儿的腿弯,把她抱了起来,转身就往外走。   「去……去哪儿啊?」「去见我的大姨子。」「什么?」陈曦一时没明白爱人在说什么。「你是我老婆,你姐姐不就是我大姨子,对不对啊,小姨子?」「你……老公,姐夫……」两个人说着悄悄话儿,就来到了主卧室外,侯龙涛伸脚钩开了虚掩着的房门。   屋里只开了一盏床头灯,昏黄的灯光伴着阵阵的茉莉花香,洋溢着浪漫的气氛。陈倩就躺在床上,嫩白的双肩露在被子外,脸上儘是幸福的笑容。姐妹俩的眼神在空中相交了,两张雪面都是一红,陈倩用被子蒙住了头,而陈曦则把脸颊拚命的往男人的脖颈间埋,发出「嗯……嗯……」的娇声。   男人心里那叫一个美啊,他把陈曦平放在床上,女孩儿立刻转向与姐姐相反的方向,身子也蜷了起来,双手捂着口鼻,她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侯龙涛把盖住陈倩螓首的被子拉开了,一低头,就开始激烈的亲吻她,他们所发出的「嗯嗯啊啊」的声音,使旁边儿的女孩儿更是不知所措了。   忽然听到姐姐娇滴滴的说了一句:「老公……去……去疼我的好妹妹啊……」陈曦再怎么想侯龙涛也不会好意思当着姐姐的面儿和他亲热,她翻身而起,想要逃走。侯龙涛可不会放她走的,一个「饿虎扑食」,就把这只小玉兔儿压在了身下,又吻又舔,又摸又揉,几十秒钟就把她弄得娇喘连连了,再也没意志,也没力气挣出「魔掌」。   陈倩早就又躲进了被窝儿里,虽然黑暗能使人的听觉更灵敏,但被子是有厚度的,她只能隐隐约约的听到外面的动静,人体在蠕动擦蹭的声音,床面的摇动,妹妹在爱人把玩儿下逐渐加重的喘息,男人不清不楚的轻言密语。   突然间,床体起了间歇性的震颤,陈曦的声音也猛的高亢了起来,「啊……啊……不……不要了……姐姐……救……啊……啊……啊……救我……姐姐……」陈倩的身子开始发热,她不知道心上人在用怎么的手段,能把可爱的妹妹「整治」的如此呼天抢地,他们可是「老相好儿」了,是不是有什么特殊的玩儿法呢,好奇死了。   女人想看又不敢看,可妹妹的叫声越来越响,听上去都有点儿喘不过气儿的劲头儿了,而且她还在不断的呼叫自己,向自己求救。「不会真的有什么问题吧?」虽然明知侯龙涛是不会伤害妹妹的,可做姐姐的,还是不由得有些担心。陈倩战战兢兢的把被子向下翻了一点儿,露出了双眸,一下儿就被眼前的画面惊呆了……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窥视邻家